阿木

与其抱怨,不如努力。
Dear Soulmate護膚品品牌創始人
公眾號:DearS0umate

樱落我闲退,荣枯同一时。 人花曾一盛,人独有忧思。
一见望重来,樱花今日待。 君如不即来,花落花容改。
春霞何太痴,总掩樱花面。 花落非盛时,人人应得见。
何时无限止,野外赏花心。 花若不凋谢,千年岁月深。
花期如有信,落后定重开。 世事倘如此,昔年应再来。
春霞绕远山,谁觉春山远。 风送花香来,花香犹未晚。
花有盛衰色,人心有转移。 心移不外见,人意渺难知。
谒宿春山寺,夜中入梦频。 梦中花落尽,可惜不逢春。
今日春归矣,思春已过时。 花阴容易去,何故竟迟迟。
杜鹃一世啼,竟与我为伍。 浮世水晶花,其中多痛苦。
良人外出时,裾角风吹返。 珍重秋初风,中心何缱绻。
七月秋来日,秋风不断吹。 银河原上立,日日待君时。
再拜天原受,银河守渡头。 所以织机女,年年望到秋。
思恋年来久,相逢此夜情。 银河河上雾,长罩莫天明。
夜渡银河水,不知觅路行。 乱忙寻浅处,忽觉已黎明。
有约心同急,双星爱意浓。 一年一度会,岂可不相逢。
谁道相逢少,年年渡爱河。 双星双宿夜,为数亦无多。
织女机中线,丝丝引恨长。 年年思恋意,永世不能忘。
今宵人纵至,不遇也离群。 织女待人久,我将长待君。
今朝离别后,转瞬渡银河。 未渡银河水,湿痕袖已多。
自从今日后,七夕在来年。 苦待知多久,全凭岁月迁。
林间疏漏处,月影正徘徊。 见此忧心事,悲秋竟自来。
落叶满天下,秋来已可知。 众生皆扰攘,独觉此身悲。
秋至人间遍,何尝为我来。 虫声闻入耳,立地起悲哀。
每思群物化,何故独悲秋。 草木生红叶,行衰去不留。
独自寝孤床,床间无草叶。 秋来夜渐深,露湿满衣袷。
何时最可思,虽则不能知。 秋夜相思苦,方知最苦时。
今夜月明夜,如斯足惜珍。 寝床眠到晓,只是可怜人。
白云天上住,飞雁正联翩。 雁数分明见,秋光夜月圆。
忽觉更深矣,寂寥半空中。 雁声闻过处,只见月行空。
见月遂悲秋,心伤何太甚。 秋非我独私,月亦非群品。
天上月中桂,照来分外明。 人间红叶树,秋日正光荣。
秋夜月光明,秋毫仍可揭。 阴森藏部山,半夜也能越。
蝉鸣山里中,夕暮起秋风。 静听风声外,无人访荜蓬。
过雁鸣声苦,相思落泪多。 庭前萩叶上,露湿奈君何。
萩叶露珠玉,贯穿即败残。 游人慎勿取,留在树枝看。
试折胡枝子,萩花尽落英。 惜哉枝折后,白露也同倾。
旷野萩花落,途边霜露生。 夜深霜露重,衣湿也前行。
白露来秋野,晶莹似玉铺。 蛛丝穿的否,粒粒数珍珠。
爱侬名字好,来折女郎花。 莫向人前说,谓吾德行差。
女郎花满眼,处处是离忧。 行过男山上,萦思独立愁。
能来秋野宿,为爱女郎花。 赢得花名好,旅途也似家。
女郎花似锦,遍地任纵横。 无故来郊宿,空留薄幸名。
秋野女郎花,随风上下靡。 拳拳一片心,寄与谁家子。
每到秋来后,相逢定有缘。 女郎花似女,生长银河边。
秋来尚未深,秋意谁能倦。 何故女郎花,色衰心已变。
踏遍荒郊路,鹿鸣寻爱妻。 女郎花满地,无睹竟空啼。
女郎花在处,来往有风吹。 不见秋风面,闻香便得知。
羞煞女郎花,人来终不见。 只求秋雾中,隐此秋花面。
独自孤吟曰,思人久叹嗟。 何如栖息处,移植女郎花。
但见凄凉态,女郎花亦悲。 颓垣荒屋里,独自立多时。
花色正鲜艳,如何急促归。 女郎花遍野,一宿是耶非。
何人来此间,脱挂藤花袴。 每到秋天来,香飘野边树。
曾经寄宿人,记念留藤袴。 藤袴已遗忘,薰香犹满隅。
不知何处发,香气漫徘徊。 秋野留藤袴,谁人脱挂来。
从此黄茅穗,移栽不见花。 开花秋季节,寂寞已离家。
秋野草如何,人间衣上袖。 黄茅穗出花,似人招手就。
湿袖复干袖,山中菊露茂。 何时朝露间,我已千年寿。
吉野山深处,伊人踏雪寻。 茫茫皆白雪,一去杳无音。
白雪降还积,山乡路更遥。 山中居住者,思念一时消。
雪降盈天地,途中不见人。 道途无足迹,思念也沉沦。
不待新年至,新年竟已来。 人如冬草萎,不见玉音回。
天涯无限路,此别去他乡。 辗转心头梦,思君永不忘。
今日一离别,明朝成远人。 徘徊夜更尽,露湿泪沾巾。
行行临北越,闻道有归山。 从此春霞别,相思多苦颜。
惜别此时意,相思别后多。 白云深处去,心地将如何。
一别程千里,何堪远隔时。 此时仍见面,心已在相思。
纵有思君意,此身不可分。 此心君不见,自愿永随君。
自君之出矣,不识几时归。 君去如朝露,我如朝露晞。
白云深处去,心意总相随。 此别身留后,唯君得见之。
此去云深处,云山几万重。 思君千里隔,暗暗心相从。
惜别泪长流,袖中成白玉。 珍藏伴远行,睹物相思笃。
无限相思泪,别时湿袖寒。 重逢如未遂,永世不能干。
君是强行人,樱花留得住。 落花速速飞,处处迷归路。
柔丝无可系,何处有柔情。 别路相思苦,心中竟未生。
相见何曾见,终朝恋此人。 无端空怅望,车去杳如尘。
入夕云端望,伊人不可攀。 相思徒有恋,天上与人间。
骏河田子海,也有不波时。 千里思君意,从无一日疲。
从今无所恋,御手洗川来。 川水将身涤,神灵允诺哉。
泪河何所自,寻溯到河源。 是我相思久,泪流如出奔。
诚哉如有种,岩上也生松。 热恋开金石,情人定可逢。
河上朝朝雾,蒸腾满太空。 忧思浮不定,斯世也朦胧。
难忘是旧时,忆念多凌乱。 芦鹤乱飞鸣,鸣声如寸断。
着衣须结纽,白日定黄昏。 衣服时时洗,恋人夜夜存。
夜夜难安枕,无眠转辗身。 如何能入梦,一见梦中人。
莫道恋情苦,须知生命欢。 百年诚可贵,一死有何难。
此身今已惯,见面永无期。 唯有心头恋,缠绵到死时。
忍着心头苦,无人可告知。所思萦五内,谁与话心期。
愿早生来世,能消现在身。 无缘相见者,顿变昔时人。
空恋不相见,伊人太寡情。 徘徊长叹息,山响也回声。
临流观逝水,空数究何为。 思念伊人久,伊人不我思。
思念注伊人,心已离我身。 痴狂迷惑相,竟自不知津。
想遍天涯路,遥遥各处巡。 迷离行梦里,也不见伊人。
都道梦中好,相逢定有缘。 如何今夜静,转辗却无眠。
热恋狂而死,前生驻定因。 终宵幽梦里,始见意中人。
泣泪已成河,枕流寻一梦。 梦中不见伊,稀罕如麟凤。
一陷情场久,此身逐影单。 恋情缘底事,不让体心宽。
自信非渔火,如何水上燃。 泪河流不尽,忧思在熬煎。
春至消冰雪,严寒一扫空。 君心春日暖,也把我消融。
秀实秋田穗,时时照电光。 电光飞一瞬,我也未曾忘。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8)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