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

与其抱怨,不如努力。

生命只有一次,自己開心就好。
不要輕易否定自己的感覺,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一般人的話語我不會太過於在意,會讓我在意的都不是一般人。
如果說我看待問題的角度和我的潛意識相關,那麼他人所表達自己的方式也是他自己潛意識所篩選後的結果吧。
“你說屁股翹不翹是不是天生的呢?”
“嗯?”
“你的屁屁看起来比她的還要塌。”
她指了指前面的那個看起來骨盆只有髖骨沒有肌肉的女人對我微笑著說。
我竟無言以對。
雖然我不那麼在乎我的形體是否已經足夠完美撐得起我那若即若離的自信,但是心裡卻對那個看起來沒有惡意的微笑,不禁打了個寒顫。
那是我們感情康復後第一次懷疑這份友誼。
那天我考完試在去地鐵站的路上,忍不住跟她抱怨媽媽不吃主食不吃鹽覺得這樣子比較健康卻落下營養不良和水腫的毛病時,她很自然地翻了個白眼,然後輕蔑地說“没文化真可怕。”
嗯,媽媽自小父母離異,家裡貧窮,一家五口的日常生活全靠她一個人打理,沒人疼愛,更管不上讀書學習了,所以文化水平略差,做事情也比較偏激,但一直在進步當中。
我也有責任,在她面前埋怨得太多了吧,是我把媽媽的形象變差的。很不該。
我以為她會一如以前善解人意地說——過多幾個月回到香港,多和你媽媽吃飯,讓她切實地知道健康的方式有很多種,不要那麼偏激,她是一個人慣了,都不知道什麼是正常了......
嗯,這些都是我心裡的答案和方法。我憑什麼要求別人和我想的東西一樣呢?既然自己都想到方法了,和別給機會別人蔑視和諷刺自己的媽媽呢?
喔,原來家人和母校一樣,只允許自己挑毛病,不允許別人說一句不好。
果然,自己認為最親近的朋友傷起人來,是會一擊即中要害的。
今天尬聊了一下。
腦海中浮現出兩個問題——
到底是無論你做什麼都不會批判你幾乎全盤接納你哪怕你有她不喜歡的行為和處事方式,但她還是一如既往地對你的人是真正的好朋友,還是無論你做什麼都事先批判你如果你的行為中有她看不順眼的直接指出來告訴你這樣子不好我不喜歡,如果你繼續這樣子的話就和你適當的保持距離的人,才是真正的好朋友呢?
明天就考試了,我還那麼有時間地失眠,真是太氣人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